【夜读】期货经典战役——浓汤野人和叶大户鏖战棉花

阅读量:3
2022-08-05

  棉花在2012年5月11日的跌停,坊间都称之为浓汤野人和叶大户的交战。

  据说,首创上野人的2万多手棉花多单被叶大户盯上了,当然,也许还有其他席位上也有多单,另外可以肯定的是,还会有很多跟庄的多单埋伏在各处,跌停过程中,多头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与之对应的是,10日,期待已久的国内的棉花进口配额下发基本被业内确认,而且是低调下发。低调,透着决策层对引发行情异动的担忧——这个结果真的不难推演的。

  棉花多头的失败在我看来是咎由自取。任何人在市场面前的自负,都可能招致额外亏损乃至灾难性后果。正应了那句:在江湖上混,迟早要还的。

  先说一下为何是咎由自取:自本人参加完三月的棉花会议之后,总结出的交易机会就是郑棉反套和买美抛郑的进口套利,总之,在郑上的陈棉,都应是空头持仓,这绝对是低风险甚至是无风险。因为春节前后的收储行情之后,下一个行情只能是配额行情。(可能会成为多头救命稻草的天气行情不符合棉花的植物生长特征,在春季谈论棉花天气行情就是拿鸡毛当令箭。还有一点就是,北半球的天气行情属于新棉行情,也只有等到CF301成为主力合约之后才有意义,否则就是望梅止渴了。)

  而配额行情的本质是保税区海量进口棉的涌入。这些棉花本来不计入国内库存也不计入国外库存,但却在采购阶段体现为中国的表观需求。作为供给,它只是潜在的。但是一旦获准通关,就成为国内的供给增量,并且不再是潜在的,而是实在的供给。

  所以,虽然此时棉农和轧花厂手里的棉花已经很少了,但是用棉企业却从来不觉得棉花难找,更不觉得棉花供应会有危机——这种心态下,今年9月前即使出现多逼空,多头也得不到用棉企业采购抢单引起的来自现货层面的广泛支持,只能孤军作战,变成一场豪赌。总之,配额行情必然表现为单边空头行情,且近弱于远。

  决策层很清楚这点,所以配额行情的时间点必然就是眼下,因为保护农民植棉积极性的需要,在播种期出现单边空头行情,是对植棉积极性的雪上加霜。但是纺织业的利益同样需要关照:需要用上低价棉,以便和国外同行竞争纺织品订单。没有进口棉的配额,纺织业宁可停工,也没法大量接订单的。所以,开放配额的呼声一直很高。现实中,港口库容告罄也是燃眉之急。这样一来,决策层的配额下发必定是在棉花播种全部完成之后即刻进行,刻不容缓。让港口棉花尽快消化,搞不准还能在下半年来一次储备棉腾库性的拍卖呢。

  这个推演并不难,多头们却选择了最不该做多的近月合约做多,用自己的“执著”来反证市场永远正确。选近月合约做多,本人能解释通的意图,也许就是计划以高品级国产棉多半或已沉淀在国储库中、或已被做成仓单,无法进入市场流通为由,发动一次棉花逼仓行情。这些受损的多单或许可成为将来发动逼仓行情的底单。

  再说一下交易哲学上的事。我首先申明这优劣检验我是有权参与但无权下定论。市场、加上足够长的时间,也许能勉强得到一个答案。死理性派当然可以用数理统计的规律来给出答案。但我在此只能哲学性地表明自己的是非立场,而本案例就成了我的佐证之一。如果看官觉得一战胜败不足以定论,这很正常,因为我也无意定论。

  浓汤野人之前有过几次暴仓,然后又赌对了行情而大赚,并且在得意时也传播过自己的观点和理念,并影响甚广(后在与葛卫东论辩期间删除了很多帖子,但被转载的还是很多)。但是,如若市场本非他所言那样,则影响力越大,则对新人的误导也甚深。我就以此案例作为反例,来阐述一下我的观点和理念,并从一个侧面的角度试图揭示问题之所在。浓汤野人的分析文章,透着浓重的决定论色彩,他喜欢把每次事件或行情看成是双方博弈,而且是一方主导的双方博弈,即所谓主力。他的理念的一大特征就是相信市场中真的是存在一个实在的主力的。

  所以,当他像那些股票庄家一样,希冀在期货上主导一拨行情的时候,自信行情会听从自己这个主力的。其实不管有没有叶大户(也有传言葛卫东的空单更多),让棉花下跌的不是资金,而是市场;是资金跟着市场跑,而不是相反;是那些跟着市场跑的资金最终埋葬了多头。而这个市场,其逻辑就如本文前半部分所说。

  所谓“主力”,以本人非决定论的角度看,是一个虚拟概念,其载体偶尔是一个真实的大户,多半时候则只是一群互相之间都不认识的人在某个时间点上的同一化动作。而野人以自己的主观谋划作为市场判断和入场依据,却没有合理的止损设置,是导致亏损扩大的原因。市场不会考虑你上一次是对的是赚的(去年浓汤野人战胜了叶大户),哪怕你一直都是对的。但是只要你期望凌驾市场之上,你就可能一败涂地。远的例子如江恩,近的就是浓汤野人。

  主观交易者面对的一个普遍挑战就是止损受交易者认知或情绪的左右。在做对行情的时候,不存在自我否定的问题;但一旦做错,则不同的理念,对市场不同的认识,会决定你的止损行为。决定论的(阴谋论是其中表现之一)对市场认识方式,只会增加主观交易者在市场面前的自负——有时候是不必要的甚至致命的自负。所以,主观交易的成熟与否,不能看做对时的绝对收益,而只能以做错时的风险控制和处理手段来评价。

  基于此,我认为浓汤野人之前展示的交易方式,是追求绝对收益的,伴随高风险的;他在传播他的交易方式时,只论及收益没有展示风险,所以无从测知真实的收益风险比的;而期货新人应该树立的理念,是去追求高的收益风险比的。

  言归正传。现在,一个关键时间点是5月合约交割。这应该是这次酣畅淋漓的配额行情的谢幕曲。下一个行情就是新棉减产行情,当然,不是眼下,但从战略布局的角度,却是眼下应该考虑的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浓汤野人阵营的资金只是损失了一支部队,但谈不上全军覆没。如果我是野人,我会移仓远月。空头资金(如叶系或葛系)应该也不想撤离棉花。

  如果我是空头,我会先用多单锁空,因为我最担心的是,一旦棉花出现大减仓(指空头减仓导致价格横盘或上行),最先吓走的是散户空头;而且犹如腐尸发出的气味,大减仓宣布空头行情结束,会吸引早已等候场外的多头进场抢单。当然,这只是理想情况。如果跟风空头因为敏感谨慎而出局的话,会引发多米诺效应,那样,减仓也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总之,也算是双方互换场地了。

  新棉行情其实早被人惦记着了,但没有这次暴跌,也就没有上涨空间。原来手握大量套保空头的应该是那些进口商,当棉花从进口商手中转移到纱厂的时候,就是这些头寸出脱的时候——空头平仓。这必将成为市场下一阶段的必然逻辑。眼下,也不仅是大户们,还是其他性质资金们交换场地的时候,应该会有相对持久的筑底过程。但最低点我斗胆猜测就是最近3天的交割时间窗口,最低点在今日(CF205的最后交易日,之后三天就是交割配对时间)的概率极大。这样推演,倒也符合从34000跌下来的波浪理论的要求——四月来的这一跌就是大五浪下跌的主体部分。

  但是近月合约应该是没有机会翻身了。除了以上原因外,还有一点就是国内的坯布的去库存化尚未完成,并且去库存化还受到进口纱布涌入的阻碍,即使纺织业在夏季出现订单淡季不淡的情况,单现有的坯布库存就能抵挡一阵了。

  林广茂,天津易孚泽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81年生人,市场俗称“棉花期货大鳄”,网名“浓汤野人”,在2010年的一波棉花行情中一战成名,600万资金多棉持仓3万手,26个月赚220倍到13亿,后有做空,做到了22亿。

  2002年前后林广茂从北京物资学院证券期货专业毕业,此后担任中纺操盘手职业投资人,为当时中纺棉花唯一操盘手。个人从2002年开始做期货赚钱,不到半年赔光,此后反复经历过四次,真正做到稳定盈利是2008年以后。林广茂坦言,最初喜欢做短线,往往满仓操作,刺激如冲浪一般,当资金量积累到一定层级,便开始转作趋势。

  林广茂是坚定的基本面分析者,坚持大行情都是从基本面出发。但他也强调一点,大行情一定会符合趋势的各个因素,但符合趋势条件的不一定是大行情,问题的核心是基本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年一万六千点棉花看多,现货行业里90%都认同,虽然棉花集中上市存在短期利空,但供求基本面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夜读】期货经典战役——浓汤野人和叶大户鏖战棉花 (http://www.sztjhome.com/) 期货 第1张

  以下为林广茂在2014年郑商所棉花论坛上的演讲和问答:

  提问:我想问一下林广茂林总,对您的传奇经历也早有耳闻,今天见到真人了心情非常激动。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我记得在一届金融培训班上老师问你一个问题,让你说了一下2010年的盘面,我第一个问题在这波行情中您的心路历程能否给大家分享一下?因为你在最高的时候我看往上写最高亏损60%。第二个问题陈老师刚才也问你了,你说这个钱花完了,我想问你赚那么多钱,钱是咋花的。

  林广茂:复盘很困难,当时整个盘子的情况只要做棉花的都会很了解,包括陈总说的那个会议上我们对看涨是形成共识的,整个会议上你要找两个看空的人不容易的。当时我记得特别清楚走出去陈总正在接受采访,我说等他采访完就买完了,所以我就先跑了。心路历程其实没有那么复杂,如果你对上涨比较坚定的话你可能就会持仓拿的比较久一点,如果说会犹豫的话就会差一些,这里面不涉及到太多技巧方面的事情。对于基本面像那种行情我认为最少5年之内不会再发生,当时之所以发生那个东西我认为很重要一点就是有一些朋友一开始拿了比较重的仓,最终没有持续下去,我觉得对一个品种,和大家交流一下基本面的研究,并不是说你在短时间内看到一个品种你对他的供求面就都了解了这就是基本面研究。

  基本面的研究是需要非常长的历史沿革,你如果从2009年开始或者到2010年才开始研究棉花的基本面然后看涨,你是很难把这个仓位拿下去的。我从08年就看涨棉花,你拿着仓位一直两年逼着终于有一个机会这个行情能够突破的话,你是不会清仓的,2010年你突然知道有一波行情出来,很难有人会把这个仓持有下去,无论你多看好对于正常人来说都会先平仓,他会有微调的。你错过很多机会其他商品不关注,但是在那个机会出现的时候,当时劝我平仓的人很多,想让我把那个仓位放掉是很难的。

  主持人:一个单品上涨涨到头的时候他时时的掉头,涨到3000甚至更高的时候,我们知道那个时候市场已经膨胀了,说45000、88000的都有了,但是转市的时候他又能够捕捉到这就是一个最大的关键点,不是说单品上市的时候,大家16000做到18000、25000这些容易做,顺势而为。但是涨到那么高的时候你你要及时调整方向,这个是很难的。如果你想复制的话,再100年出现行情的时候按照林总这种方式做就行。

  提问:现在籽棉收购价对加工厂来说是比较纠结的,对纺织厂甚至下游的客户都比较郁闷,所以我想请教一下林总,2010年的时候你取得了真经,我们这些人也想取一些你的真经,请你把棉花的后市、期货和现货具体给我们透露一下,我们取经以后也能成佛了。谢谢!

  林广茂:我本身一直参与市场,因为棉花是我主要的品种,所以我对这个品种现在在期货盘面上介入比较深,在这个会议上去谈后市的判断我觉得不太好,关于基本面的一些信息我们可以分享一下,还是我刚才说的一个原则,不管怎么样对于任何一个期货品种你要注意的是它最终的一个交割,我认为一个品种它的合理性包括程序一定是它最终交割的时候它的价格跟现货是要接轨的。

  我认为今年棉花市场后期应该是比较复杂的,他涉及到政策因素包括现在短期的一个供求因素包括全球市场的一个供求不平衡,它造成国内现在的影响,它整体很复杂。但是对于每一个合约我想所有的持仓人一定要根据你最终当这个期货合约到期的时候你怎么判断那个时点的价格,以这个为出发点,然后看它最后行情的一个演变,我认为会清晰一点。

  从目前来看我们愿意去判断的是一个简单的事实,说全球供大于求,包括中国加上储备供大于求。刚才我们听到很多嘉宾也讲到了供求平衡点上的供求和现货市场上所反映出来的形势是不一样的,刚才我也提到做基本面是要看历史沿革的,为什么陈总在业内比较有威望?从我刚刚参加棉花行业开始,陈总就已经在这个市场20年了,每一年都跟踪这个平衡表和你刚刚开始跟踪这个平衡表是有区别的,我们交易的逻辑,整个大市交易逻辑是空,它有两个原因大的供求确实是失衡的,国储有很多棉花,大家认为国储棉花不可能放在库里,他一定要拿出来,这个来看短期是错的,因为国储没有拿出来。另外所有的商品大家在做对冲的时候把他全部空下来了,你看棉花跌的最狠的时候和白糖、橡胶是一起下跌,你看短期供求和长期供求你会觉得我看棉花基本面是对了,有可能不是的,可能你正好赶上商品大回调。

  但是从棉花基本面来看,我认为我们之前过渡交易的点是什么?当纺织厂都用17000多的国储棉的时候你希望他新棉一开始的时候把这个价格调到14000,这个从期货上是容易做到的,我可以用2个月时间把期货价格跌下来4000块钱,现货上怎么做?需要考虑各方面问题,现在市场交易的就是目前我们所碰到的问题,像现货一下子从1.7万跳到1.4万,这个怎么实现?并不是说百分之百的不可能,但是实现中会发生各种各样的问题。你1月份的价格跟现货价格是有巨大贴水的,为什么要求纺织厂在目前高价位上补库存?这是没有道理的。你怎么看到这个市场上出现一个大规模的扩张?棉花没有库存、棉纱没有库存、杀跌通过谁来杀跌?就是库存,比如1月份要交割,你看对了远期就是要跌的,这个先不讨论,1月份你拿出仓单,这个是做空短期需要讨论的。这个是一个大概的,我能交流的情况。

(文章来源:交易哲学)

THE END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