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风口之巅的微型电动车:规模比拼激烈 “老头乐”组团突围

阅读量:3
2021-11-28

  本报记者 盛兰 张家振 上海报道

  传统造车企业不断下沉市场,叠加低速电动车品牌奋力向上突围,正让以宏光MINI EV为代表的微型电动车赛道日渐拥挤。

  “奇瑞QQ冰淇淋已在今年广州国际车展上正式上市。”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控股”)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该款微型电动车在7月底便已经开启了预定。根据盲订、小订以及大定的数据,截至目前,该车型的预定数量已经超过了6万辆。”

  除了上汽通用五菱和奇瑞控股等传统造车企业不断入场,众多低速电动车品牌也在谋求通过布局微型电动车,完成向新能源造车势力的“转型”。朋克汽车便在今年陆续正式推出了旗下的两款微型电动车,即朋克美美和朋克多多。

  尽管根据朋克汽车公布的销量数据,两款车型在今年10月份,已经跃居国内微型电动车排行榜的前十名。不过,记者查询了解到,朋克汽车品牌所属公司江苏御捷时代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御捷”)已多次被法院列进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此外,随着上海等一线城市推出微型电动车“限牌”政策,三线及以下城市特别是县域市场正成为微型电动车品牌拼杀的主要阵地。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在三线及以下城市,居民对微型电动车的需求仍旧很大,市场空间也很大,远远没有饱和。”

  入场者“纷至沓来”

  随着微型电动车市场的快速发展,这一细分市场正不断涌入新的入场者。

  乘联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0月份,A00级纯电动车的批发销量为9.4万辆,占据纯电动车市场总体销量的31%,较今年9月份环比上涨了4%,较去年10月份同比上涨了96%;今年前10个月,该级别纯电动车的累计销量已经达到64.65万辆。

  与此同时,最新的第347批和348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显示,微型电动车车型数量已经达到32款,占了纯电动轿车的近一半。此外,有数据显示,仅目前在售的微型电动车便已经超过40款。

  此外,据乘联会新能源乘用车销量榜单显示,今年10月,在前15名中,有5席被A00级微型纯电动车型占据,分别是宏光MINI EV、奇瑞eQ、科莱威CLEVER、比亚迪元EV以及奔奔EV,销量分别为4.78万辆、7431辆、6851辆、6507辆和6382辆。

  “今年10月份,上汽通用五菱GSEV系列产品销量达到了5.1万辆,占据了全国A00级纯电动车市场的半壁江山。”上汽通用五菱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周钘向记者透露,“除了宏光MINI EV,上汽通用五菱GSEV系列其他产品也有不俗的市场表现。”

  据了解,GSEV是上汽通用五菱推出的全球小型电动汽车架构平台,除了宏光MINI EV,该系列产品还包括宝骏KiWi EV以及五菱Nano EV等。

  同样大力布局微型电动车市场的传统车企还有奇瑞控股。而对于奇瑞新推出的QQ冰淇淋,有分析人士指出,无论是在价位还是外观设计方面,该款车型都在效仿五菱宏光MINI EV。

  尽管奇瑞控股此前已在微型电动车市场布局了奇瑞eQ以及奇瑞小蚂蚁两款车型,但相较于6.5万元~8万元的价格区间,此次在广州车展上新推出的奇瑞QQ冰淇淋价格则下探至了2.99万元~4.39万元。

  与此同时,奇瑞QQ冰淇淋共分为布丁、甜筒和圣代三个版本,配色则包括薄荷绿和椰子白等6种,同样选择了“Q萌”的设计风格。

  “在低价的情况下,车企进入微型电动车市场,需要极强的成本控制能力、大规模量产能力,以及对产品质量的把控能力。”张翔向记者坦言,当前,上汽通用五菱占据微型电动车的主要市场,主要是由于其拥有众多的供应商,成本控制能力较强。此外,该公司在生产技术方面也具有较丰富的生产经验积淀。

  低速电动车艰难转型

  除传统车企放下身段切割微型电动车市场蛋糕外,有“老头乐”之称的低速电动车生产厂家则希望借助布局微型电动车赛道,顺利实现向“造车新势力”的转型升级。

  今年以来,朋克汽车公布了旗下朋克美美与朋克多多两款微型电动车型。记者查询了解到,朋克美美的售价为2.98万元~4.68万元,而朋克多多的起售价则低至2.68万元,最高售价仅为3.98万元。不过,在安全设置上,尽管朋克汽车已经增加了诸如胎压监测、主驾驶位安全带未系提醒、ABS防抱死等配置,但仍旧未配备安全气囊。

  据了解,朋克汽车成立于2016年,是江苏御捷旗下品牌,产品定位为小型多功能电动乘用车。根据朋克汽车官网介绍,该公司在河南建立了专属的现代化智慧工厂,工厂占地800亩,整体投资30多亿元,具备年产15万辆小型多功能电动乘用车及15万套锂电池包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朋克汽车销量已取得了较快的发展,但记者通过天眼查等平台查询了解到,今年7月底,朋克汽车直属公司江苏御捷被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被出具了限制消费令。被限制消费的起因则是该公司并未向上海金标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履行给付义务。

  而早在2020年12月份,江苏御捷便已连续5次被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出具了限制消费令。对于频频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原因,记者多次致电朋克汽车和江苏御捷方面,但是截至发稿时未收到相关回复。

  以生产低速电动车为主的雷丁汽车也通过收购陕西秦星汽车和战略重组野马汽车等方式,完成了全生产资质布局,并提出了2023年实现整体上市的目标。

  记者从雷丁汽车方面获悉:“截至今年9月份,今年5月份上市的雷丁芒果已经累计在终端交付1.2万辆。”

  而雷丁汽车在销售渠道上的广泛布局,也正是其在微型电动车市场竞争的最大优势之一。根据公司官网信息,雷丁汽车目前在全国有上万家县域销售渠道和服务门店。

  雷丁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三线及以下城市是主销城市,未来会覆盖中国的绝大多数的县城。”根据公司此前公布的计划,到2025年,雷丁芒果的经销商门店预计将下沉至全国2845个区县。

  深耕下沉三四线市场

  和投资火热、销售火爆等热闹的场景相比,微型电动车正面临着被一线城市限牌的难题。而从一线城市撤退,继续深耕三线及以下城市,也已经成为了各品牌在该细分市场上的主要布局方向。

  根据上汽通用五菱今年初披露的数据显示,上海曾一度是宏光MINI EV订单量最多的城市之一。不过,今年5月份,上海市微型电动车上牌被按下了“暂停键”。包括宏光MINI EV、奇瑞小蚂蚁和零跑T03等在内的微型电动车销售人员皆向记者表示,上海已经停止对微型电动车发放免费的新能源汽车专用牌照。

  记者在上海实地走访中也发现,在多家微型电动车品牌4S门店内,展车已经“销声匿迹”。店员向记者解释称,由于限牌的缘故,已经不再补货了。

  事实上,微型电动车销量迅速增长,正是得益于满足了基层市场和人群的代步需求。有分析人士指出,宏光MINI EV在一线城市曾风靡一时,但主要是依靠营销驱动,不具有可持续性,而该车型在三线及以下城市才真正地满足了底层用户的需求。

  周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公司已完成了由‘柳州模式’向‘五菱模式’的转变,以GSEV车型平台为载体,把企业技术硬实力与产业链优势相结合,形成了一套政企联动的城市新能源规模化应用与生态建设的解决方案。”

  据了解,上汽通用五菱从2014年起便与柳州市深度绑定,并与柳州市政府联手开创了政企联动的推广模式,即“柳州模式”。在这一模式中,上汽通用五菱负责研发和生产市民需要的微型电动车,柳州市政府则动员各方资源帮助做推广宣传。

  而“五菱模式”则致力于构建新能源汽车城市生态圈。该模式的特征是通过专注于用户短途出行的需求,开创微型新能源汽车的蓝海市场,打造产业规模化、出行便利化、生态人性化、环保低碳化的城市新能源汽车发展模式。

  数据显示,在今年10月份,柳州市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超过7万辆,其中上汽通用五菱旗下的新能源车型销量占比达90.5%。

  周钘告诉记者:“根据新能源汽车国家大数据联盟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在五菱模式助推之下,柳州市的乘用车电动化率达到了31.6%,超过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位居全国第一,被称为‘中国新能源汽车城’。”

THE END

相关推荐